用户名: 密码:
  共有:15270名会员,最新注册:开始不戒烟。 在线会员
热点:

【如此烧友】音响达人蔡克信医师的《调音秘笈》

作者:赖英智/阅读:327/2017-11-11
更多
摘 要: 由台湾音响达人蔡克信医师所撰写的《调音秘笈》,推出以来广受好评,八月新出版增订版, 收录了已故台湾水泥董事长辜成允先生提出的《九音真经》摆位法以及数篇音响杂文,因此颇受音响圈各方的关注。

蔡克信医师是对台湾音响界最有贡献的人之一


台湾音响达人蔡克信医师所撰写的《调音秘笈》,推出以来广受好评,八月新出版增订版, 收录了已故台湾水泥董事长辜成允先生提出的《九音真经》摆位法以及数篇音响杂文,因此颇受音响圈各方的关注。蔡医师过去曾担任台北马偕纪念医院内科主任,由于雅好音响与音乐,他利用业余时间创办《音响春秋》、《音响与唱片》等音响杂志,又为《音乐月刊》、《中时晚报 CD 评鉴》、《音乐与音响∕音响迷的音乐收藏》、《发烧天书》、《音乐时代》、等报章杂志撰稿,始终怀抱推广与分享心理。除此之外,蔡医师对于绘画、摄影以及美食都有深入研究,过去在《音响论坛》杂志中,蔡医师开辟专栏,除了谈论音响,更以他的绘画、摄影作品点缀文章,也时常与读者分享他的旅游与美食经验,让大家体验他的“美艺人生”生活哲学。近年来,蔡医师以自己的名字成立调音研究班,推广徒手调校音箱定位,让音响系统的潜质得以真正发挥。蔡医师对于台湾音响圈的贡献,少有人能与之相提并论。


蔡医师对于《调音秘笈》第二版能够顺利付梓,最感谢的莫过于辜先生,可惜辜先生未能看到这本书诞生,实在是音响界一大憾事。在《九音真经》中,辜先生建议大家以自己脸部的宽度、高度作为参考,以音乐厅现场聆听到的音乐为基准,感受音场的宽度、高度与深度以及各频段的听感,再跟自己家中与朋友家中音响系统做比较,找出自己家中音响系统的问题所在,并再依照“降龙音”、“降龙易筋经”等口诀,以调整音箱摆位的方法,改善音响系统的表现。对蔡医师而言,辜先生是他最敬佩的发烧友,“我懂的他都懂,他懂的我不见得懂。”蔡医师尤其对辜先生打造的 Project Omni 音箱更是赞誉有加,因为其设计皆有理论根据,而且外型也考量到太太的接受程度,所以在八月的台北音响展中,蔡医师义务站台来推广这对音箱。




《调音秘笈》中的核心理论是“降龙十八掌”与“伏虎十五拳超低音摆位法”,也就是所谓的“空手道调音”,不藉助任何辅助调音道具或声学处理,完全以现有器材与空间,透过调整音箱摆位而达到调音的目的。蔡医师戏称自己是音响界的“丐帮”,因为他一定将手边现有器材的全部性能发挥得淋漓尽致,直到声音真的没办法再进步了,才会考虑将器材升级。他不认为发烧友单靠着升级器材,就可以完全解决问题。他建议空间维持自然的居家型态最好,因为不仅家人容易接受,那也是最舒适的聆听环境。


所谓“降龙十八掌”,是蔡医师亲自挑选的 18 首乐曲,以聆听各种器乐及器乐组合的音色、定位,来达成频率响应平直的目的。这 18 首乐曲除了部分是关于定位、相位与极性的测试音之外,大部分都是自然发声的乐器与人声,像是大提琴、低音大提琴、小提琴、吉他、交响乐……透过不断的聆听,调整音箱摆位,来一步步地与声音一同成长。器材调校并非一蹴可几,但只要日进有功,终能调出适合自己的声音。蔡医师调音的最高指导原则是“顺畅平衡、真切自然”,手段是除了器材的避震外,完全以“空手”作音箱摆位。另外一个前提是不采用吸音扩散板或补补贴贴破坏空间自然感的处理,尽量以家具或壁布、地毡、木质地板求取空间吸音与反射之适当比例,方便进一步调音。


去年才更换的 mbl 101 X-treme 四件式音箱,按照空手道调音法摆位,在后墙是玻璃,右边是开放式的不对称空间中,几乎没有刻意的声学处理,却展现自然流畅,音场庞大的理想效果


调音初始当然要先音箱的摆位。由于每个聆听空间各有不同,很难有固定模式,因此在错误中尝试乃不二法门。蔡医师建议决定你的聆听“皇帝位”之后,先让音箱离开侧墙与后壁,左右音箱间距依空间大小先由 2至 3.5 米摆起,并准备胶带在地板作记号,尤其在接近临界点更是毫厘计较。此外,还有一项认知必须了解,绝大多数的空间不同频率能量分布鲜少能够一致,因此用 2.1 或 2.2 扬声系统以求取完整的音响频域是条捷径。一般而言,最好从书架式小音箱加上一个低音炮(2.1)开始学习摆位与调音,等到有心得,再从事落地式音箱加上低音炮,从一个到两个低音炮,循序渐进,待累积足够经验方有可能操控四件式巨型扬声系统。其实如果有心,只要不怀偏见,深切了解“音响是客观”这一概念,每个人都可建立自己的一套“调音秘籍”。


 蔡医师喜欢用 VPI 黑胶唱盘把音乐透过这部 Tascam 专业机转制成 CD,他说关键在于不要拘泥用老唱头,并且唱针要调整正确,就能获得令人惊喜的效果


在蔡医师连载的《美艺人生》文章中,他描述自己与唱片结缘始自 1950 年代,当时家中有部手摇式留声机,硬质易碎唱片、铁质置换唱针,听的是“山伯英台”、“陈三五娘”歌仔戏、“黑猫黑狗”笑闹剧、“望春风”、“雨夜花”台语歌。每当机械发条松了,歌声慢腔走板,就引来一阵嘻笑,再度摇紧弹簧,继续听那一大叠的 78转虫胶唱片。 1960 年代,立体声唱机开始流行,一方面对乒乓效果立体声感到好奇,一方面也开始窥探古典音乐的堂奥。蔡医师回忆起他的祖父,当他知道孙子底欢古典音乐,不但不以玩物丧志阻挠,反而还资助他买唱片,由于祖父蔡金柳当时毫不吝惜支持,奠定蔡医师一辈子的兴趣。


台湾社会在经历二二八事件,普遍避谈政治,家人鼓励蔡克信学医,事实上,蔡医师更喜欢美术。他说行医虽不能大富大贵,却足以支持“美艺人生”,从精神层面获得极大的满足,而音响与唱片在其中扮演了极重要的角色。服完兵役进入台北马偕医院工作,他翻译了一本《加护病房护理学》,稿费拿来买了第一套“高级音响”,其实就一部 Harman-Kardon A330 收音功放,与一对 KEF Cantour 书架式音箱,然后又买了二手的 Dual自换片黑胶唱盘,也开始购入第一张黑胶唱片,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踏上发烧不归路。


 并非天价的 VPI 黑胶唱盘,在蔡医师精调之下有非常优异的表现


蔡医师说他没有投资概念,只顾广纳天下名盘,有许多曲高和寡或冷僻乏津唱片,也只有自我安慰作为“学术研究”。因此他的 LP 收藏从西洋古典到前卫音乐,从南管民谣到流行歌曲包罗万象、琳琅满目,西方古典音乐仍占了 90% 以上,并且各种派别、各个主义兼容并蓄,不致偏爱。除了 Decca、 DGG、 Philips、 EMI、捷克 Supraphon、 匈牙利 Hungaroton、 德国 Harmonia Mundi 等品牌的唱片,只要合适几乎照单全收,蔡医师也特别注意一些为追求绝佳音效制作的“发烧片”,除了增添无数的乐趣,也为录音艺术写下辉煌史页。例如以数字录音标榜的 Telarc 与 Delos,以超级模拟引领的Reference Recordings 与 Wilson Audio,以直刻唱片空前的 Crystal Clear 与 Sheffield Lab,还有欲以重刻超越头版的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与日本 King Records的 Stereo Laboratory(立体实验室)系列。另外 Denon以 PCM 数字录音 45 转刻片的 Sound Laboratory 系列,CBS/SONY 以 模 拟 录 音 45 转 刻 片 的 Dynasound 45,都为重现原始录音尽最大努力。而 King Records Super Analogue、 Chesky、 Athena、 Analogue Productions 以及近年最用心的 Speakers Corner 与 Classic Records,在复刻经典 LP 方面,造福发烧友更是有口皆碑。


随着唱片数量的增加,音响器材也多次升级,三十多年来从听唱片与调音响的经验,蔡医师悟出要聆赏完整的录音,扬声系统必须具备完整的音域,也就是寻常的高、中、低域外得有超高音与极低频。因此,最理想的扬声器系统是 2.22(二声道加二超高二超低)或 2.21(二声道加二超高一超低),至少得是 2.1(二声道加一超低)。不论是宽带域、大动态、阔音场都必须达到和谐与平衡才能完美再生音乐,再生频率中若缺少极低频,除了极少数室内乐,几乎无法完整再现音乐的神貌。依据定义,极低频是自 40Hz 至 20Hz 甚至更低,不过其先决条件有赖“人和”与地利。人和是指扬声器的设计与摆位,而地利是指聆听室的宽适足以容纳极低频域,即 340 ÷(2 × 聆听室最长边)< 30Hz。


 搭配的器材包括 Playback Designs 的 SACD 播放机。瑞士天琴 Orpheus Labs 的前后级功放,都不是最新款型号,蔡医师却让他们发挥最大潜力


蔡医师早年使用 KEF Cantour 与 104AB,对极低频毫无概念,后来换了 Hartley Reference 巨无霸音箱后才初见极低频堂奥。这对音箱具有超高音单元,也具有24 吋低音炮,再现管风琴、低音鼓、低音提琴、大编制管弦之声响在当时的确足够惊天动地,挺能吓唬发烧友。当年音响名人 Mark Levinson 曾组装一套 HQD 梦幻音箱,以 Hartley 24 吋低音单元,搭配 Quad 静电 ESL 音箱当中高音,再加上 Decca 的丝带单元当超高音。理论上这个组合很完美,终究未能成功蔚为风潮,主要在于大家慢慢了解时间与相位一致的重要概念,大口径低音往往速度无法与中音取得一致。后来蔡医师另组一套Spendor LS 3/5A 搭配 Boston Acoustic 被动式低音炮,偶尔与 Hartley Reference 做切换比较,在 4 米外二者竟然令人迷惑!蔡医师意识到再现极低频不一定需要超大口径单元,这成为他日后大力推荐卫星音箱加上低音炮组合(2.1)的滥觞。


而蔡医师真正领悟极低频概念以及中高低音分音衔接训练,是从 Infinity RS-1B 取代 Hartley 开始,也逐渐了解分音之困难,更反对发烧友从事极难成功又劳民伤财的四路或五路分音方式去经营扬声系统。他认为发烧友能玩好 2.1 系统,即可修得正果。发烧友必须反覆尝试低音炮在聆听空间最佳摆位,分频(高通、低通)截点的选择,低音音量与相位的调整,看似简单,实不容易,这时只有透过多样参考唱片反覆斟酌才能成功。虽然蔡医师一再强调极低频的重要,但不是把低音调到大地震的程度 ! 我们在音乐厅聆赏管弦乐演奏,不论低音鼓擂击、管风琴咆哮或八把低音提琴齐鸣,绝对不会坐立难安,只会感受耳膜轻压与裤管微风,那才是正确的极低频概念。也就是说一旦调出了低频与极低频,还要讲求其质与量,不但不可过量,质地更要清纯。通常若能将极低频调校成功,中频与高频的调整自然水到渠成,以完整的全音域来聆赏音乐必感愉快胜任。


 蔡医师经常帮唱片公司 Master 母带,所以会用到均衡


1987年蔡医师迁居,聆听室位于挑高的地下室,六十多平米空间,无论是用四件式的 RS-1B,或Apogee 旗舰平板音箱,如何调整摆位都不见极低频踪影。最后换上 Wilson Audio 的 WATT 小音箱与 ENTEC SW-1低音炮,这只低音炮是由名录音师 Keith O.Johnson 与 Demian Martin 共同设计,内置三个 10吋单元。经过反覆试验最佳位置,最后把低音炮放在WATT 前方地上横躺,终于拾回失去的极低频!由于当时WATT尚未设计出Puppy低音箱, 而 WATT 加上 ENTEC 所展现的极度开阔音场与音像精确定位,现代许多音箱仍无法企及。之后蔡医师又更换了 Duntech Prince、 Thiel CS5 等几对音箱, ENTEC 始终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这段经验说明了大多数音响空间都存在着某些问题,所以蔡医师大力鼓吹 2.1 或 2.2 扬声系统,更容易能获得完整的音乐表达。


 在 mbl 之前,蔡医师还使用过 Genesis Ⅱ 与 Alon Exotica Grand Reference 二套四件式音箱


之后蔡医师钟情于大型的四件式音箱,先是Genesis Ⅱ,然后是 Alon Exotica Grand Reference,去年又在新居换成了 mbl 101 X-treme。蔡医师说进入超宽带域、超高动态的 SACD 时代,它们才能游刃有余的应付,可以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也可以柔声细语、气壮山河。总结起来,蔡医师认为一对理想的扬声器必须具备以下条件:



①超级动态。我们希望扬声系统能一如音乐厅无拘无束的挥洒声音,也就是没有丝毫压缩感觉的动态,从极细声(ppp)到至最强音(fff),不论音量多小或多大,从极高频到极低频频域内之乐器或人声永远有一如真实的动态,因此乐声的细微变化或乐器的形体大小能保持清晰正确,不会无端夸张或变形。上述几对四件式巨无霸均能稳若泰山,指挥若定,君临天下,聆者臣服。听者完全不会遗漏点滴,也不用担心崩溃。

②真正透明。有人常形容音场深度穿墙而出,但是在好的音箱上,却可以“看”到后壁之存在,也就是说演奏者在音场内,其前后左右令人可感之气韵而后壁界面明显可察,这非得全频域极平顺且相位一致外,各频域之瞬态反应要一如火石电光不可能达成。

③飘逸高频。高频飘逸许多音箱做得到,但是还要具备足够的能量与动态则不容易,只要听听 RR 唱片中的三角铁,钹等高音敲击乐器即可心领神会。

④权威低频。从低频上段到低频、极低频能够维持音像实体不溃、比例正确的音箱真的很少,而能展现其动态细节与权威能量的更少,唯有几套四件式音箱可以轻松从事,谈笑用兵。我们要求不同低频域之乐器清晰可辨,条理分明,不论任何动态音量均能展现其完整形体与音乐细节以及堂韵回响,当鼓动气流柔压肤表之极低频必须令人身心舒泰。

⑤自然音乐。既传真又得毫无人工凿痕,也就是无刻意Hi-Fi,这需要具备能发出自然音乐性的能力,其实就是要拥有“超级动态”之赐。不论是钢琴独奏或百人大合唱,由四件是因乡聆赏,彷若身置音乐厅中排,您一定会忘却音响的存在,发声自然、栩栩如生、妙乐仙飘。

⑥高度鉴听 :音乐需要自然,但仍要求明辨是非,并且无所遁形,不论音源或其他音响器材之变化肯定无法蒙蔽。所以也只有搭配极低失真,极低音染、极宽带域,极大动态的功放才能完整呈现巨无霸音箱的原本面貌。

⑦大小通吃 :不论是独奏、室内乐或管弦曲,任何聆听音量均能再生原始录音的比例与线性,也不管原始录音动态多大、能量多巨,都大可放心摧残,这才是真正的好音箱。



 年轻时没有机会学画,蔡医师在退休后重新拾起画笔,他的油画作品水平相当高


 《调音祕笈》内容包括“降龙十八掌”、“伏虎十五拳超低音摆位法”,还有录音技术历史演进、磁带/LP/CD 探究、经典唱片厂牌录音技术等介绍文章。蔡医师认为,透过适当、良好的摆位,可以还原录音中的音场讯息,更可让系统正确呈现录音音乐中的音域、音像、音质、音场、动态、情报、解析与能量。降龙十八掌的目的,就是将音箱摆位方式归纳成简单的步骤,让人能以徒手的方式调出平顺的频段表现以及录音所要传达的音场、音像。蔡医师认为,若只是一味的花钱追求昂贵的音响器材,却不肯花费时间心力找出适当的摆位,不能算是玩音响。应该细心摆位,与器材互动,才能够呈现出器材与录音的本质。学习摆位,不仅可以避免发烧友走上冤枉路,相反地在摆位的同时,发烧友也能培养对声音质感的敏锐度,进而有能力判断怎样才是好的音响器材


身为肠胃科专家的蔡医师,说他从不吃维生素等保健品来养生,一切顺其自然。音响与音乐也是一样,都是学无止尽,希望大家都能不偏不倚地以健康心态广纳众议。正如他所写的《调音祕笈》,蔡医师希望能像基督教的灵修书籍《荒漠甘泉》,不管翻到书中的哪一页,读到书中的哪一句,都能带来正面启发,这样玩音响就会乐趣无穷了。


 (原文刊载于《新音响》二零一七年十一月 第200期)


用户名: 密码: 注:登录后才能发表 注册
网友最新评论 更多...
推荐商家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论坛新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