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共有:15445名会员,最新注册:音乐帝国。 在线会员
热点:

如果没空去音乐厅,就让它带你去吧!:CanEVER Audio ZeroUno DAC MK2真空

作者:戴天楷 图:郭振荣/阅读:499/2018-7-12
更多
摘 要: 去年的台北音响展,美德声展间出现了一台让人注目的产品,两根真空管树立机上,后头是三个立起的圆柱,料想那八成是变压器。前面板有两个旋钮,一个是电源开关,一个是音量旋钮,整个样子活脱脱就是一台真空管扩大机。然而,我们都错了。

 

去年的台北音响展,美德声展间出现了一台让人注目的产品,两根真空管树立机上,后头是三个立起的圆柱,料想那八成是变压器。前面板有两个旋钮,一个是电源开关,一个是音量旋钮,整个样子活脱脱就是一台真空管扩大机。然而,我们都错了。

 

出自数字电子专家之手

 

这是来自意大利的CanEver Audio生产的DAC,或者,根据原厂的界定,是一台数字前级,型号是ZeroUno DAC MK2。CanEVER是创办人也是现在公司老板的姓氏,这位Mario Canever先生是数字电子工程出身,取得硕士学位后,又跑去罗马的S.T.El.E.军事学校拿了一个雷达系统维护工程硕士。雷达系统工程着重的也是数字电子,这样的背景,说出这位马力欧先生确实是数字专家。

 

毕业后,他进了Electrolux和Ericsson公司工作,先是做电路设计,后来开始做系统工程师,专长于数字和模拟电路的整合。接着,他先是被公司派到香港,并成为两家跨国公司独立系统工程的顾问。这些,都是工作,这些,是为了赚钱养身,但马力欧真正的兴趣,在于音响。回忆起往事,当年正值16岁的马力欧想买一台Vespa机车,但是妈妈说什么就是不同意,马力欧索性一头栽进整理组建音响系统上,花了很多时间,终于打造了一套以Altec 19为中心的系统。没买到机车,转而投身音响,这就是马力欧爱上音响的故事。

 

后来,他开始逐步研究 La Maison de L’Audiophile和MJ Audio所设计的各个线路。自己本身所学就是电子,工作又是系统工程师,若要自己设计音响器材,对他来讲一点不难。关键是:马力欧要的是什么声音?

 

 

目的在重现音乐厅里的感动


「我要的是能重现音乐厅当中所听见的音乐感动。」当音响厂商都在强调各样的测试数据、各种音响术语的时候,马力欧却认为他的CanEVER Audio对音乐回放的理念仅仅是要回归音乐本身。一个杰出的音乐家和一个平庸的演奏者之间的差别,就在于他们在表现音乐中的时间、韵律、音色和动态起伏时功力。如果不认识这些,就不能认识什么是好的音响。他所要的就是透过CanEVER Audio的器材,激发聆听者内心的情感共鸣,就好像在音乐厅里听到一场美妙的演出后所得的深刻感动一样。


说的很简单,要怎么达成呢?

 

 

整合式电路板求最短路径


马力欧先作了跟别人不一样的事。别人的DAC往往为了避免干扰,把机箱内分成好几个区块,电源的、数字的、模拟的线路都一一分开。看似这样是隔离,马力欧却认为这会造成更多问题。那些悬在空中的连接线材都会感染电磁波,DAC往往要处理高频数字讯号,这些高频的电磁感染会劣化声音。此外,电路板分离还要处理接地的问题,这些都是工程师的难题。为了避免给自己找麻烦,马力欧相信整合在同一块机板上反而更好。他选用一个四层PCB,透过加厚的铜箔传输。在同一块板上传讯号可以达到最短路径的目的,将数字、模拟、接地分层传输,避免了电磁波感染的危险。

 

 

六成开发心力放在电源供应上


马力欧认为音响器材的电源至关重要,因此ZeroUno DAC MK2(为了行文方便,后文略称之为ZeroUno)的电源也特别讲究。首先,他将各部电路的电源都予以分开,一共享上四个环形变压器,分别给数字线路、模拟线,另两个负责真空管输出级的左右声道供电。其次,所有的变压器都封装在金属罐状的外壳里(机箱上看得见的三个圆筒便是电源供应器),能够屏蔽电磁波,内部还灌有阻尼材料,可以抑制振动和哼声。


其三,在数字和模拟线上使用的电源供应器,一共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一方面作稳压和整流后,产生干净的直流电,另一方面也身兼了后端电源的隔离器,隔离掉外界传入的噪讯。第二部分则一共分成了13个超低噪讯的独立电源供应,在这个部分上所使用的电容则一律选用铝质有机固态电容,以取代常见的电解电容。这样尽力把噪讯降到最低,就不会有冷硬尖锐的不悦声音。马力欧甚至说,整个开发ZeroUno的期间,单是为了做出好的电源供应,就花了60%的时间,可见这个电源确实是心血结晶。


自行撰写韧体,力求发挥芯片的最大效能


再说解碼核心。ZeroUno采用了 ESS SABRE32 ES9018s 这颗8声道的芯片。这颗译码芯片很常见,规格也很好。马力欧在技术白皮书里表示,要能够善用这颗芯片的各方面优势,有赖于精密严谨的设计。为此,马力欧自行撰写韧体,当中的译码核心是利用这原有的8声道芯片,分成两组,每声道各4组,规划出双差动线路。经过马力欧的研究,由于这颗芯片内建的32bit音量控制设计得很好,即便在小音量下也能有很好的声道分离度以及声道平衡。该芯片内的消除时基误差模块可以有效降低DAC的jitter。他们所撰写的韧体能以有效发挥ES9018s芯片的最大效益,而这韧体储存在独立的内存内,未来若有需要还可以更新,进一步提升ZeroUno的表现。


为了降低数位端的时基误差,ZeroUno内建的主时钟是一颗由电压控制的石英振荡器,频率有100MHz,具有超低相位噪音以及低抖动的特性。此外,还有两颗振荡器分别负责44.1KHz和48KHz的倍频时基,力求降低时基误差。

 

 

在数字输入端方面,值得一提的是USB接口。ZeroUno的USB接口的模块就位于DAC芯片的上方,这样可以缩短传输路径。该模块的核心是一颗XMOS XU216-512的接收芯片,该芯片内建16个中央处理器,可以同步多任务运算。而CanEVER所撰写的韧体同时也能发挥这颗接收芯片的最大功效,达到传输的bit perfect。并且,原厂还强调,他们不让计算机透过USB路径送电,而是在ZeroUno李内建一个超低噪讯的电源供应器,负责USB接收模块的供电,并且有一个「1法拉第」容量的超级电容作为缓冲,也就是说,这个USB模块几乎是以电池供电方式在工作。你看,最短路径、专门韧体、特别电供,CanEVER真不是省油的灯,关键的点都注意到了,别人没做的他也做了。


舍OP放大器,选瑞士Lundahl级间变压器作I/V转换


数字端都讲完了,要准备进入模拟部分。数字讯号经过ES9018s芯片转换后,模拟讯号要先进行I/V转换。一般的DAC多半用OP放大器来做I/V转换,因此往往会强调自己选用了什么OP放大芯片。ZeroUno不一样,马力欧用了比较麻烦比较高成本的手段—以级间变压器来做I/V转换。而且这个级间变压器是CanEVER开出规格,找拥有60年制作变压器经验的瑞典公司Lundahl制作,采用一种非结晶的金属片作成铁芯,灵敏度很高,确保即使在极低的音量下也不会遗漏任何细节,并且透过特殊的绕组,这个变压器能够传输极低频也没问题,有效的频率响应宽广而且线性。


CV181真空管输出级


虽然我前面说ES9018S是ZeroUno的核心,不过那纯粹是指数位模拟转换的核心说的。根据马力欧的说法,ZeroUno真正的核心是它的真空管输出级。ZeroUno的输出级采取无整体负回授的全A类串迭缓冲,负责缓冲的真空管用的是两支中国大陆Psvane出产的CV181双三极管,该管是6SN7家族中的高级货,被誉为是6SN7GT的F1版本,具有与6SN7GT相同的输出曲线,只是需要更高的电流,同时CV181的结构也更坚固,黑屏更降低了麦克风效应的发生。马力欧也强调,在真空管输出级上所使用的电阻,经过人耳试听,为求声音的最佳表现,选用了碳合成电阻(carbon composition resistor)。这种电阻或许在测试数据上不如一些金属皮膜电阻,但是声音更好。

 

 

机箱、旋钮、脚垫,无一处马虎


ZeroUno虽然采用数字音控,但是音量旋钮却特别挑选了瑞士Elma的制品,马力欧之所以挑这个旋钮,在于其中心轴处多加装了一个培林,这样一来,稳定性和耐用度都更好。这个旋钮转动起来相当顺手,带有一点回弹的Q度。机箱材料选用了航天铝搭配不锈钢板材,结合坚硬、质轻和振动抑制的优点。表面涂装则选用了一种聚丙烯合成的涂料,有助于提高机箱的阻尼,可抑制振动。底部使用了三个圆形不锈钢脚垫,前一后二,底下黏有毛毡层,本身有空隙,晃动会有声音,可见这不是不通的脚锥,是特别设计的具避震功效的产品。


进入选单认识丰富功能


在操作上很简单,原厂网站有使用说明和技术白皮书可供下载。我前面这段文字都是研究他们的白皮书后所归结出来的要点。左边的旋钮是开关,转动即可开机。经过约半分钟的开机准备时间,就会导入主画面。主画面共有四行文字,最上是输入的数字讯号取样率,第二行是输出音量,第三行是平衡与相位调整的状态,第四行是当前所用的数字输入文件位提示。屏幕左边是设定键,右边是输入选择键。只要按下输入键,四文件数字输入会轮流切换。设定键很有趣,丰富功能都在里面,有几个可以玩的,一个是相位调整,这个在以前的老DAC上常看到的功能,最近比较少见了,但在一些高阶机种上仍可看到。因为在唱片制作母带的过程中经过多轨、多次的混音,往往会有相位的混淆的问题。如果您听到声音太散了,音像不够凝聚,可能是相位反了,这时,绝对相位(absolute polarity)的调节就有意义了。

 

 

第二个功能是平衡调整,有时因为空间的关系,声音会有点不平衡,利用声道平衡可以做微调。第三个值得一提的是数位滤波。有越来越多的DAC会强调数字滤波选择,提供多种滤波模式供用家选择,ZeroUno提供两档FIR滤波(Finite Impulse Response),一个是Smooth(柔顺),一个是Sharp(锐利)。还有几个选项理当与声音有关,但实际听来不一定这么明显,例如超取样滤波、dleta-sigma解析率,由于原厂没有多在白皮书里说明,我听不太出来差异,所以也无可奉告这个中的分别。但就我理解,这些都是filter,助于消除高频噪声。至于其他关于屏幕自动关闭时间、亮度调整等就是使用习惯的问题,无关乎声音。


真实之声,在于有血有肉


我在家里试听,将ZeroUno接在自家系统上,以Auralic Aries Mini当数字转盘,透过Roon来播放NAS里的音乐档案,并结合TIDAL的音乐资源,扩大机则是NuPrime DAC-10H前级和ST-10后级,另一台则是真空管扩大机Audiomat Adagio MK2,驱动Pierre-Etienne Leon Quattro Plus喇叭。


ZeroUno的声音就像它的外观一样那样富有人文气质,也就如马力欧所言,一切声音的美好都显现在它那饱满温暖的真实性上。他在介绍自己公司时说:「一切的起点是凤凰剧院(La Fenice Theater)。」既然马力欧都以歌剧院当作参考,那我们何不也以歌剧为师?

 

听Karajan指挥柏林爱乐,Pavarotti饰演鲁道夫、Freni饰演咪咪的「波希米亚人」名盘。听第一幕的著名咏叹调「Che gelida manina」(你那冰冷的小手),Pavarotti的歌声浑厚饱满,唱到高音时,带着鲜明的亮度和冲击力道,那是Pavarotti那无可取代的声音特质。唱到温柔处,那轻柔中带着微微颤抖的声线,铺陈出才子心中的万般怜惜。接着下一曲则是咪咪的自我介绍「Si. Mi chiamano Mimi」(我的名字是咪咪),Freni几乎是乐界公认的咪咪最佳诠释人选,几乎找不到比她唱得更娇柔又楚楚可怜的人,音色又是如此完美。要欣赏这其中的美,系统声音也不能太过强调解析,那会把声音变得利索,却少了感人的味道。ZeroUno把声音调得恰到好处,既有充分的细节,那些喉头微颤的发音,以及咬字拾嘴巴闭合的动作,都还很有画面感,但是添上了血肉,音乐就有人味了。歌剧对音响系统的考验,不只是空间,不只是动态,更是情感。音乐的情感要怎么透过音响表达?ZeroUno有解答。


十足模拟味

 

听过普契尼,再听威尔第。Carlos Kleiber指挥巴伐利亚歌剧院管弦乐团的「茶花女」,听第一幕末了的「E strano」(真是奇妙)。比起Callas,Cotrubas唱的Violetta不是最鲜活的诠释,但是绝对算得上音色最美的Violetta之一。在听了Alfredo的告白后,风尘女子Violetta心中燃起了对爱情的想望,但是想到自己的堕落俗世的风尘女子,心中充满挣扎。Cotrubas若有所思地唱出E strano,情绪渐渐开始翻腾,唱出心中欲拒还迎的矛盾。ZeroUno让原本我印象中听起来纤柔婉约的Cotrubas形体更为凝聚,声音更温暖一点,厚度更好一点。歌唱的韵味还是那样美,但是情感似乎更浓一点了,用个不太贴切的比喻:现下的Cotrubas往Callas靠拢了。下一曲「Sempre libera」(及时行乐)则是Violetta经过一番内心挣扎后的结论—解放自己吧!经过一段轻快愉悦的歌唱后,远处传来Alfredo咏叹爱情的歌声,Violetta听到心上人来了,有点惊惶失措,随即回过神来,再度沈湎于对于将来爱情的无边想象。听这里的花腔,因为有了厚度和饱满度,声音就更真了。虽然我听的是档案,但越听越觉得像是在听黑胶,喔,不,不是黑胶,是盘带机—声音怎么这么有形体感、实体感,这哪里是数字档案,这好浓的模拟味啊!


这些年接触到的音响器材,大多数都在追求音响表现的极致性,越是Hi End器材越是如此,即便售价不高的器材,也在尽可能地发挥声音的传真性。传真,是好的,也是应该的。CanEVER同样追求传真,但是对于传真的定义不一样,要求也不一样,传出来的真的,也就与很多强调高解析力的声音传真性不同。我在ZeroUno上没有感受到马力欧在尽力追求器材得呈现丰富的细节,宽大的动态,瞬变的速度,甚至我觉得在很多其他DAC上可以听到的细节和纹理,到了ZeroUno上倒没有那样鲜明。不过,别的器材却很难有ZeroUno那样丰满扎实的实体感,也不及于它在处理每个乐句转折时那样滑顺又从容。我在一些容易展现刺激感的小提琴录音上特别感受到ZeroUno在这方面的长处。


没有尖锐压迫的刺激感,让人轻松融入音乐

 

例如Perlman和Argerich合作的实况录音,CD收了贝多芬的「克罗采」和法朗克的小提琴奏鸣曲。克罗采是首充满幻想风味,甚至带有协奏曲特色的奏鸣曲,处处都有小提琴的展技空间。这份现场录音录音很写实,动态保留的完整,因此当小提琴拉到激动之处,在某些系统上恐怕会听着听着感到压力,因而不得不转小音量。我在ZeroUno上则没有这个感觉,我试着开到比平常欣赏这曲还要稍大一点的音量,高把位的琴音紧绷是正常的,那是物理现象,换成其他DAC恐怕会刮耳的刺激感则被打磨掉了,琴音听起来收敛一点、温和一点,没有那样白热,另一方面则感觉琴音更饱满一些、实在一些。不信,去听第一乐章,就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赞扬它唱出的圆滑感,再听第二乐章,就能体会为什么我欣赏它的实体感。


不过,别听我这么说,就误会ZeroUno,以为它细节信息不足。我只是要告诉您它表现细节的手法不是那样刻意,一副深怕你没听见一样。当我想到马力欧所讲的,希望透过CanEVER的器材带领大家重回音乐厅、音乐会现场的感动时,我就能领会他的声音美学在哪里了。在他看来,现代音响一味追求纤毫毕露的解析,其实扭曲了音乐的本质,也消蚀了听音乐的初衷。音乐会里,音乐厅里,你不会听到那样多的细节,但是会听到很融合、很和谐的乐音。我感觉在ZeroUno上听到的就是这个味道,一种让人只注意音乐,而忘却音响性、音响要素的气质。


柔顺声底也不损活生和力道

 

为了证实我的讲法,它其实有充足的细节信息能以呈现音乐美感,我以低音大提琴家Edgar Meyer和曼陀林演奏家Chris Thile合作的录音为例。这是在TIDAL上的音轨,选播的是MQA版本,经过Aries Mini的解碼,这个档案是24bit/ 88.2KHz的原生格式。虽然对于MQA,音响圈依旧议论纷纷,有支持者认为它的音质更好,档案却小得多,值得推广;有的反对者则认为MQA本身的压缩/译码过程可能带来相位失真。但不管怎样,对于TIDAL用户来讲,能透过串流播放,听见高解析音乐那更凝聚、干净的质地,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确幸。


曼陀林类似吉他,但是音域没有吉他宽广,音量也比较小,但是透过拨片弹奏出带有颤音质感的声音,略微短促的琴音,不仅有一种复古感和民俗感,更其实也多了一点俏皮与机巧。这拨奏要活,没有细节怎成?充足的信息,带出一个距离层次,又有演奏拨弹时飞驰的动作,快速轮指的乐段,琴音铮铮,刷弦时又能流露力量和速度。Thile的演奏不是古典的,而是带有现代吉他演奏的风格,ZeroUno把这活生的画面带了来,一点不费力。另一位主角是低音大提琴,琴音拉奏时那琴弦振动该有的粗砺感没有少给我。琴箱共鸣丰富而且深沈,顿一下,顿一下,就像海浪拍一下海岸,再拍一下海岸,有力啊。我边听边想:要是换个落地喇叭听这曲子,那才过瘾着呢!


搭配管机,美感再添


换喇叭没那么容易,还得存钱才能圆梦。但换扩大机听却是可行的,我把ZeroUno接上Audiomat Adagio MK2,换上管机,味道又不同了。一来,音色更漂亮了,曼陀林更为鲜活而且琴音的飘逸感被带了出来。低音大提琴的顿点没有那样饱满大颗,但是依旧扎实有力,发声体也显得更为立体了,音乐整体的活生感又进了一步。唉,这又是为什么我们到了手机比计算机还厉害的年代,仍旧需要真空管机的原因。那声音是无可取代的啊!也难怪马力欧要做管机,连DAC都「要管」。

 

听到贝多芬第四号钢琴协奏曲,由Brendel演奏、Rattle指挥维也纳爱乐的版本,钢琴的颗粒感真是好,这个颗粒是饱满的,浑圆的,有实体的,又是晶亮的,有光泽的,还是温暖的,有水分的。ZeroUno可以把钢琴凝出珠圆玉润,而且,当下,我觉得似乎「珠圆玉润」这个成语就是专专用来形容ZeroUno的,同样的曲子,在图样的系统上,NuPrime DAC-10H没有那样饱满的实体感和颗粒感,Esoteric K-03XS则没有那样的厚度和圆润质地。我觉得把ZeroUno搭上Adagio真是好听,这样一路「管」下来,没有慢拖步,没有昏黄感,却让音色在温暖中灿着华丽,还能保有音像的实体感。我真的不想写太多音响词汇,那些词汇在此时都太庸俗了。当Brendel弹出一串晶莹剔透又颗粒清晰的琶音,上行再下行,随后又落入低回时,那个感动,不是来自声音,是音乐。

 

低音弦乐尤能展现其气魄

 

ZeroUno的音场表现不是非常开阔,如果要找那种一接上,声音就打开了的,往美系器材找机率高一点。然而,ZeroUno也一点不小家子气,表现管弦乐的部分,该涌上的力道,该推出的声浪也不打折扣。我认为,能唱出多少,限制不在它,而是后端的器材,扩大机够力吗?喇叭太小吗?例如这首第四号钢琴协奏曲的第三乐章,乐团的弦乐部轻声却活泼地奏出了主题,钢琴柔和复述之后,乐团有力地再度奏出主题。这曲子里多的是这种旱地拔葱式的突起,我非常享受这些音乐的起伏,当乐团齐奏时,乐音一面维持着良好的厚度,当低音弦乐涌现时,就能感受到这好处;一面又维持着纤细的质感,当音乐转入钢琴独语时,或者木管开始吟哦的时候,就知道它细腻的一面。

 

长于表现自然乐器的质感

 

虽然我举了多是古典音乐的例子,那主要是因为我听最多的还是古典音乐。就其声音的表现来讲,我认为古典音乐尤其投其所好,但这不表示其他类型的音乐它放不好。前面Myers和Thile的低音大提琴和曼陀林的演奏录音就不算是古典音乐。一个好的器材,不该局限于某依类型的音乐,只是,它可能有一种特质,一种走向,在播放某些类型音乐时尤其吃香。ZeroUno就是这样,我认为他在表现自然乐器时,很能展现出一种真切感。

 

爵士乐它也能唱。以John Harmon Trio的演奏之夜专辑为例。这张Klavier的录音十分活生,单是开头演奏Cole Porter的名曲「Night and Day」就精彩极了。乐曲刚开始的鼓声不仅显出了鼓组在后的位置,拉出了舞台的前后层次,鼓组细碎声响构成的活生气息,让人一开始就没办法分神。第四轨的名曲「The Days of Wine and Roses」,铜钹骚动感自始至终没停歇过,钢琴弹奏带着几许黏性和弹性,听起来格外舒畅。

 

听Lee Ritenour领军,找来众家乐手的「6 String Theory」,第一轨Ritenour找John Scotfield来合奏,电吉他的琴音就算唱到激昂处也不显噪耳,鼓声庞大饱满,电贝斯的颗粒感十足。第三轨是Pat Martino来献艺,Pat Martino惯常以弹奏旋律方式演出,琴音颗粒分明,还带着迷人韵味。电风琴俏皮的合奏,营造出丰富的音色感。但确实在表现一些具有冲击和爆发性的音乐时,ZeroUno温和的趋向,让音乐少了一点刺激感和冲击性。对于性好此道者来讲,或许会感到若有所缺。不过,若要提升一点刺激感,还是可以透过系统搭配来调整,例如配上敏快、强劲的晶体扩大机,或是配上强调解析力的线材来补足。

 

直入后级也好声—就算用数位音控,也值得信赖


前面的试听都是将ZeroUno当作纯DAC使用,把音量开到最大,没有任何减损的状态下播放的。因为原厂将ZeroUno看做是一台数字前级,也就是没有模拟输入的前级,我是不是应该这样用看看呢?我把ZeroUno直接接上ST-10后级,把音量调到-27dB前后,发现这样比透过了DAC-10H当前级要好听。DAC-10H其实不算真正的前级,比较像是加上模拟音控的DAC,只是它的音控不是使用传统的薄膜电阻,而是利用阶梯式电阻架构,算是讲究的作法。ZeroUno的音量控制则是数字式的,利用ESS9018S芯片的音控做衰减。一般来讲,音响迷不太喜欢数字音控,认为会减损细节和动态。我也是这样想,所以一开始都没有把他当前级用。不过,我一试之下,发现它当作前级时声音更直接,感觉我加了DAC-10H,就多了NuPrime的味道。这时,声音感觉更纯粹一些,质地更干净一点,发声体的凝聚感更好,爵士乐里的贝斯拨奏时感觉更Q弹,更有颗粒感。细节方面,我不觉得有少,听柴可夫斯基的斯拉夫进行曲,我不觉得动态有什么问题。


如果要简化系统,或者前级等级不高的用家,搭配起ZeroUno,不妨试着让它直入后级或主动喇叭,声音表现不会让人失望,甚至可能这才是最贴近马力欧心中的CanEVER之声。它当前级时的唯一缺点是没有专属遥控器,必须搭配旧款Apple TV的遥控器使用。不过,如果您不介意走一走,手动操作的话,有没有遥控器其实无伤大雅。


如果没空去音乐厅,就让它带你去吧!


CanEVER Audio ZeroUno DAC MK2的设计从里到外,从输入到输出,每一环都经过马力欧的深思熟虑,有其独特之处,也都有其道理。这是硬件。音响系统真正的硬道理却不在硬件,而是声音表现;声音的说服力才是关键。我不认为每一个人都会喜欢ZeroUno的声音,它承载了马力欧个人的声音美学,那是一个以音乐厅、歌剧院为参考,以真实乐器之声为标准的美学。如果您要不是这个,ZeroUno对你就是Zero。反之,如果您追求的恰好也是这个—不问音响性,只求音乐感动。那么,ZeroUno对你就是Uno。


如果没空去音乐厅,就让它带你去吧!


器材规格


型式:数字模拟译码器

数字输入:RCA同轴x1;光纤x1;AES/EBU x1;USB type B x1

模拟输出:RCAx1;XLRx1

译码芯片:ESS9018S

支持最高音讯格式:PCM 32bit/ 384KHz;DSD 128

售价:435,000元

进口总代理:美德声

电话:02-2365-1968

网址:madisonaudio531.com

 

用户名: 密码: 注:登录后才能发表 注册
网友最新评论 更多...
推荐商家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论坛新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