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共有:15670名会员,最新注册:超级玛丽888。 在线会员
热点:

繁花深处 越音秀雅:越剧唱片《金玉良缘》品赏

作者:赵建人/阅读:368/2019-8-16
更多
摘 要: 听到了这张唱片《金玉良缘》,里面有徐玉兰“徐派”小生钱惠丽演唱的十五个经典唱段,顿时感到十分的亲切自然而且舒服烫贴

 唱片《金玉良缘》


在上海滩,被称为“第二国剧”的越剧,一直是很接地气的。住在石库门客堂间里的阿姨,亭子间里的好婆,后厢房里的奶奶,还有三层阁里的嬢嬢……“72家房客”里住着的,全都是“绍兴戏”的“超级粉丝”。弄堂口小小烟纸店里的“无线电”,一日到夜唱的,除了评弹,就是越剧。评弹多数是男人家即“爷叔”们的爱好,而“绍兴戏”却是一年到头响在阿姨嬢嬢婆婆妈妈们耳朵旁边的市井调头。听到了这张唱片《金玉良缘》,里面有徐玉兰“徐派”小生钱惠丽演唱的十五个经典唱段,顿时感到十分的亲切自然而且舒服烫贴,就像老早子上海人每天早上吃了一碗清清爽爽的白米泡饭,再加上乳腐酱瓜一样,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变得舒舒坦坦乐乐胃胃了。

 越剧《梁祝》


我是“上海爷叔”一枚,但我的外婆却喜欢绍兴戏。从小她就对我进行春风化雨耳提面命般的教育。她每天拣菜淘米烧饭洗衣等等,都要有绍兴戏调头来作为背景音乐,为她的辛勤劳作伴奏。隔三差五,她还会要我陪她去剧场看戏看越剧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红楼梦》《追鱼》《柳毅传书》……她带去三四块手绢,看戏看电影看得眼泪汪汪,最后这几块手绢统统都要哭得湿淋淋的回来,才觉得很过瘾。我那时人还太小,真的搞不懂:为啥她非要出仔钞票去买票看戏爽爽快快哭一场?她还经常对我宣传“越剧十姐妹”,她喜欢高亢激昂华彩跌宕的徐派(徐玉兰),自然流畅韵味浓郁的王派(王文娟),委婉典雅活泼清新的吕派(吕瑞英),刚柔相济抑扬顿挫的金派(金采凤)……后来,后来,我终于一点一点听出了味道,开始喜欢越剧了。不晓得啥道理,对于“十姐妹”中的老大姐袁雪芬,外婆倒是不大欢喜。小辰光,跟着外婆,那些已经故去了的大师级的越剧表演艺术家们演的戏,我都一一欣赏过。

著名的文化学者余秋雨先生把越剧称作为一种“温和秀雅的江南城市化世俗抒情艺术”,这句话讲得非常准确。在《金玉良缘》唱片中,演唱这十五段唱段的表演艺术家钱惠丽,是徐玉兰的嫡传弟子。仔细听听钱慧丽的演唱,真的和她的老师“活脱势像”。“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我在剧场中电视里多次欣赏过她扮演的不少角色,亦是形神皆备,功力不凡,可见经过徐玉兰大师的精心培育,经过钱惠丽自己多少年的艰苦探索实践,她已经深得徐派越剧的真髓,作为最出色的徐派艺术传人,钱惠丽当之无愧。听着这张专辑中所选入的三个经典唱段:“天上掉下个林妹妹”、“金玉良缘”和“宝玉哭灵”,蓦然想到,越剧《红楼梦》首演至今,已经整整六十年一甲子了。岁月荏苒,光阴似箭。六十年来,这部戏一直盛演不衰,在社会各方面的巨大影响一直绵延至今,堪称经典中的经典;它音乐婉转,唱腔精美,故事动人,人物性格鲜明,表演细腻,感人肺腑,深入人心;这一切都可以用一个“美”字来概括形容:它故事美、演员美、表演美、舞台美、唱腔美……这种多元素聚合而成的强烈的“美”,使得越剧《红楼梦》不仅跨越了时间,也跨越了国界。仔细回想一下,它当年首演时的演员阵容有多么强大:不仅主演徐玉兰、王文娟光彩照人,吕瑞英扮演的宝钗、金采风扮演的王熙凤、孟莉英的紫鹃、周宝奎的贾母、徐天红的贾政……真可谓是群星闪耀,辉煌璀璨;当年盛情,已经永远无法难再!好在我们现在还好看看上世纪六十年代拍摄的彩色越剧戏曲片《红楼梦》,回味这部绝世经典。看着窗外初夏时节开得红艳艳的石榴花,一朵一朵,听着钱惠丽演唱的《红楼梦》,自然可以回想起从前许许多多个美好的春夏秋冬。外婆欢喜《红楼梦》,我陪她看了好几次电影《红楼梦》。我兜新华书店的时候,还为她“淘”连环画,当时戴敦邦画的连环画《红楼梦》,是一本一本出来的,我就到书店里,看见一本,买回来一本,外婆就看一本;过几天再看见,就再买新出的那本。直到半年多以后才统统买齐。现在,我看到书橱里完好保存的这一套三十几本连环画《红楼梦》,就会立即回想起外婆她老人家慈祥的音容笑貌;耳边同时也会响起越剧《红楼梦》里的不少经典唱段。

 红楼梦连环画


“香莲碧水动风凉,水动风凉夏日长……”品赏过评弹大师蒋月泉演唱的弹词开篇《莺莺操琴》,再来听听越剧《西厢记》,真是风姿绰约,各有生趣,无比精彩。越剧《西厢记》主要根据王实甫的同名杂剧改编创作而成。它是一卷精致的工笔画,其中的每一个场面,都仿佛是一幅优美动人的水墨画;人物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风情万种,耐人品味。它是一出心理剧,是一场古代青年男女恋爱时的心理博弈,剧中四位主要人物的心理活动和思维,细腻而复杂,活跃而丰富,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扣人心弦。同时,它又是一部典型的中国式方言歌剧,如诗如画,且歌且舞,其中许多著名唱段都已成为越剧中的经典,完全可以作为最美妙最有魅力的音乐作品来欣赏,宛如天籁,余音绕梁,令人百听不厌。唱片《金玉良缘》中收入了钱惠丽演唱的“定把这透骨相思病儿缠”和“听说罢,心惆怅”两个《西厢记》唱段。这两个唱段,钱惠丽唱得细腻委婉,缠绵悱恻,催人泪下,她那生脆嘹亮的嗓音,扎实深厚的唱功,准确生动贴切传神地表现出主人公微妙的心里活动,从而凸显出其歌颂人性,反对封建礼教桎梏的重大戏剧主题。




学生时代学习过一点先秦文学,晓得春秋战国是一个百家争鸣、思想大家辈出,从而群星璀璨的时期,也晓得其中有一位法家思想家名曰:韩非,还读过他的几篇短文。想不到后来舞台上竟然会出来一部越剧《韩非子》,由此可见越剧界的创新精神,其思路开拓是多么的宽广活跃。为写此文,到网上搜索视频,把这部戏粗粗看了一遍,就甚为喜欢,一再品尝。当然,按照越剧特点,《韩非子》仍然以男女恋情为经,以兴亡之道作纬,以战国末年秦国统一中原前夕各诸侯国之间的激烈军事政治斗争为背景,在大起大落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中,让腥风血雨与似水柔情相互交织,使金戈铁马与诗情画意交相辉映,着力塑造了法家思想家韩非、秦王嬴政、宁阳公主,以及李斯、赵高等一系列具有鲜明生动的复杂性格和丰富文化内涵的人物形象。在保持剧种独特个性的基础上,《韩非子》成功地拓宽了越剧创作题材、丰富了越剧原有的表演风格。为了塑造好韩非子这一戏剧形象,钱惠丽大胆变法,推陈出新,在“一番话惊雷滚”这一著名唱段中,钱惠丽充分发挥自己嗓音高亢嘹亮,清丽宽广,丰富多变,表现力强这一特点,把主人公在特定情境里一时间举棋难定、五内俱燃又激动万分的复杂情绪表达得真实贴切,惟妙惟肖,很有层次感。她的演唱,如浩浩长风,犀利阳刚,荡涤苍穹大地,充溢着满满的正能量,而在情深致微处,又恰似春风拂面,明月映波,情深似海,细节之中显精致,款款动人,有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扑面而来,品位纯正高雅。


 山阴路四达里石库门弄堂


初夏时节,一遍又一遍地聆听《金玉良缘》唱片,其中许多唱段我的外婆曾经非常喜欢。古人言:“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窗外,石库门弄堂里,高大的广玉兰树开出了硕大的花朵,一朵一朵,洁白馨香。离家很近的虹口公园里,紫鹃花红,石榴花艳,小荷尖尖,碧叶田田;繁花深处,越音秀雅。回想起外婆当年的慈爱深深,回想起她那么多年来一直对我们小辈无微不至关心照顾。一首熟稔的唐诗立刻涌上心头:“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慈母如此,而曾经多么慈爱过我们的外婆就更是如此了。  

用户名: 密码: 注:登录后才能发表 注册
网友最新评论 更多...
推荐商家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论坛新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