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老江湖的醍醐味:JMR Orfeo Grande

作者:郭汉丞 图:蔡承融 阅读数:861 发布日期:2023-01-14

摘 要:来新竹今韵听法国 JMR Orfeo Grande 搭配全套日本 CSPort 真空管机与黑胶唱盘,与其说是听器材,不如说是听老江湖的醍醐味。

老江湖的醍醐味-新竹今韻聽 JMR Orfeo Grande - U-Audio 試聽報告.jpg


来新竹今韵听法国 JMR Orfeo Grande 搭配全套日本 CSPort 真空管机与黑胶唱盘,与其说是听器材,不如说是听老江湖的醍醐味。

老郑就是今韵的招牌

音响器材是死的,人是活的,今韵老郑在新竹卖音响几十年,他就是招牌,不管什么器材到了他手上,就是不同凡响,不管是模拟黑胶、CD 或数字符串流,样样全能,不过他最钟情的仍是黑胶,拿日本 CSPort 的代理,可能就是冲着他们家的气浮黑胶唱盘配正切臂而来,而这次我来今韵听 Orfeo Grande,配的就是全套 CSPort。


本来,编辑戴天楷已经到新天新地写过 Orfeo Grande 的试听报告(
https://review.u-audio.com.tw/reviewdetail.asp?reviewid=2173),我不该掠美,可是听到是 CSPort 搭配,又是老郑出手,实在好奇,所以约好时间来听。


老江湖的醍醐味-新竹今韻聽 JMR Orfeo Grande - U-Audio 試聽報告_1.jpg


对 Orfeo Grande 与 CSPort 都很好奇

好奇在哪里?老郑很擅长弄出大场面,音场宽阔庞大,动态对比高,所以这几年卖了不少 Focal Utopia 3 的大系统,可是相对于 Utopia 3 这等庞然巨物,Orfeo Grande 显得小家碧玉,而且 JMR 的声音个性,向来是细致温醇的路线,到了老郑手上,不晓得会是什么样的声音,而且搭配的是我还不熟悉的 CSPort 真空管机,所以觉得好奇。

老郑摆出来的阵仗很大,全套 CSPort,黑胶唱盘是顶级的 LFT1M2 气浮黑胶唱盘(加原厂 POU2 空气压缩机与 IME1 静电消磁器),搭配 AFU1-2 正切唱臂,唱头是 EMT Novel,从 C3EQM2 唱头放大输出到 C3PR 前级,后级是 GM70PA,输出功率 20 瓦,不过搭配 Orfeo Grande 音箱,阻抗为 4 欧姆,所以后级功率提升为 30 瓦,不过 CSPort 没有出 CD 唱盘,所以搭配美国 Aesthetix Rumulus CD 唱盘。型号很复杂,不是吗?唉,连我写笔记时都觉得很累。

不过老郑还没将 CSPort 推到顶,至少后级还有威猛的 212PAM2,摆在一旁还没上场,不用它的理由很简单,买 Orfeo Grande 的人,不太可能冲 212PAM2,这套单声道后级说不定可以买五对 Orfeo Grande,所以让 GM70PA 上场就可以了。


老江湖的醍醐味-新竹今韻聽 JMR Orfeo Grande - U-Audio 試聽報告_3.jpg老江湖的醍醐味-新竹今韻聽 JMR Orfeo Grande - U-Audio 試聽報告_4.jpg


相对功率较大的 GM70 直热三极管

GM70 是直热三极管,可能大多数人都不熟悉,一般讲起直热三极管,大概直觉会想到 300B 或 2A3,不过这两款直热三极管虽然是出了名的好声,但功率有限,输出瓦数仅有个位数,很难让落地音箱尽情放声歌唱,但是 GM70 虽然是直热三极管,相对功率大得多,单端在 8 欧姆阻抗时,居然可以输出 20 瓦,阻抗降低为 4 欧姆,输出可拉到 30 瓦,对一般居家空间使用来说,已经是实用功率了。假如您觉得功率还是不够,没问题,GM70PA 可以切换桥接模式,功率直接倍增, 4 欧姆最大输出 60 瓦,应该很够用了。

老郑说, CSPort 有许多把声音弄好的关键,譬如为了降低噪讯,除了选择德国 C3g 讯号管驱动 GM70,而且直接把 C3g 焊在机板上,避免真空管座产生的振动产生噪讯影响音质,还有,除了传统大型订做手绕变压器之外,CSPort 还大胆地使用交换式电源,这些都是为了降低噪讯,老郑请我站在 Orfeo Grande 音箱前面,他直接把 C3PR 前级的音量开到最大,几乎听不到机器工作的背景噪讯,假如 CSPort 是晶体机,我不会感觉太意外,可是 CSPort 从头到尾都是真空管机,代表从唱头放大、前级到后级,三部扩大机的工作背景噪讯都很低,果然厉害。



拥有独家单元的 Orfeo Grande

唱歌的主角是 Orfeo Grande,高音单元是 JMR 自家 AST 气动式高音,搭配 180 mm 中音单元,中央有子弹型相位锥,加上 180 mm 低音单元,JMR 惯用 2.5 音路分音,看起来三个单元,应该是三音路音箱,可是 2.5 代表中音单元向下的延伸不截断,负责 2.2 kHz 以下的所有频率,而低音单元则处理 200 Hz 以下的低音,中音单元向下的延伸可以与低音单元互补,搭配 JMR 爱用的传输线式音箱,可以在有限的音箱容积之内,创造更饱满的低频。

Orfeo Grande 使用的单元,并不是市场上现成买得到的单元,而是自家设计制作,这是他们与众不同之处,很多人以为 JMR 是一家小作坊,事实上他们拥有 2000 平方米(约六百多坪)的厂房,还有设备齐全的研发实验室,从 1967 年创业至今,延续五十多年,可说是不简单的成就,并创造了 JMR 的音箱独特的设计风格。

今韵摆出来的 Orfeo Grande,是特殊色 Midnight Blue,看起来颇为低调,可是气质很好,事实上,光看 Orfeo Grande 的外观,很难了解其内容究竟改动了多少,顶部独立的 AST 气动式高音,搭配 JMR 经典音箱箱体外观,如果不看型号,很难辨认出是最新款的 Orfeo Grande,但是技术上 Orfeo Grande 加入许多新的设计。



外观变化不大,内部技术升级


譬如音箱箱体,虽然主要是 MDF,可是 Orfeo Grande 在前方加入ㄇ字型铝合金钢板,并且在铝合金钢板与 MDF 之间,加入缓冲阻尼物,藉以抑制箱体谐振,他们的传输线式音箱,也尽量减少吸音阻尼,只在表面加上沥青与黏质化合物,让声音的能量快速传递,但减少能量吸收,这些都是从外表上看不到的技术进化。

Orfeo Grande 的底座也有玄机,与 Voce Grande 一样,使用悬浮式底板,底部看起来是 MDF 板材,可是内部加入软木与弹性阻尼层,实际上音箱箱体是浮在底座上面的,原厂还附上两种垫片,如果音箱摆在地毯上,可以使用脚钉,但如果是硬地板,则建议使用铁氟龙垫片。在今韵这里,地板是硬的,所以配铁氟龙垫片。

其实,不管是 CSPort 或 Orfeo Grande,每一样器材都很有料,讲起故事个个可以长篇大论,可是我来今韵听 Orfeo Grande,听的不光是音箱,还有 CSPort,更重要的是,听老郑怎么搞出好声音。我们边喝咖啡边聊,老郑讲音响的功力可不是盖的,假如我没拿出 CD 说要听音乐了,放任老郑聊音响经,恐怕三天三夜都聊不完,虽然经常从中偷学很多招数,可是该上工了,好好品味一下 Orfeo Grande 与 CSPort。



老江湖的醍醐味

前面老郑已经示范 CSPort 全套真空管机「超级宁静」的背景噪讯,那我就从宁静的音乐开始,听马友友的「巴哈无伴奏组曲 Six Evolutions」,这是他第三次录制全本巴哈无伴奏,展现更为圆融的大师风范,也加入更多演奏家的想法,第一号组曲 Prelude 行云流水的大提琴,在 Orfeo Grande 中央自然地浮现。

果然是老郑,虽然音箱摆在与平常在今韵试听的位置不同,转了九十度,可是音场的空间与定位,调校依然准确,圆融又自在的大提琴声响,回荡在聆听空间,音箱自然地消失在空间当中,我偷偷地在笔记本上写下「老江湖的醍醐味」,写好赶紧翻页,就怕老郑看到。

老江湖的醍醐味-新竹今韻聽 JMR Orfeo Grande - U-Audio 試聽報告_14.jpg


干嘛怕他看到?怕我讲他老江湖,被他说不敬老尊贤,但是讲他老江湖,可是夸老郑调整音响的功力,这是长年听音乐、玩音响的经验累积而来,要怎么样才能出好声,可不是三言两语讲得清楚的专业,只要老郑出手,老江湖的功力,马上可以找出音箱在空间当中的最佳位置,问他为什么,个中道理哪有那么简单解释,但高手就是如此,眼到手到,走跳江湖靠的是经验。Prelude 听完,我跳到吉格舞曲,跃动的音符让宁静的大提琴独奏,增添活泼的律动感。

钢琴音色晶莹剔透又温暖

悠游自得的马友友听过,换上陈必先的「莫扎特:钢琴作品集」,听 KV.282 第一乐章的慢板,晶莹剔透的钢琴声,真空管的 CSPort 听起来真对味,温暖又通透,能同时兼顾这两件事,钢琴音色就会漂亮。这是真空管的染色吗?可能是,但 CSPort 并不是昏黄又浓得化不开的色调,而是明亮又和煦的光泽,有管味,却不减解析与通透,确实是优质的真空管机。

陈必先的弹奏带着柔和的歌唱性,彷佛用钢琴在唱歌,这种歌唱性,用 Orfeo Grande 搭配 CSPort 全套管机来听,我不敢说最真实,可是却足以让人听得入迷,钢琴适当的音像形体,彷佛在面前唱着歌,慢板柔和的样貌,我沉醉了将近七分钟,忘了停下 CD,进到第二乐章的小步舞曲,音乐跃动了起来,Orfeo Grande 让钢琴的歌唱更显神采飞扬。


老江湖的醍醐味-新竹今韻聽 JMR Orfeo Grande - U-Audio 試聽報告_15.jpg


室内乐唱得鲜活

奇怪,究竟是 Orfeo Grande 好?还是 CSPort 好?我想,是老郑调得好,所以我说他是老江湖,什么器材到他手上,就是能发挥得很好,Orfeo Grande 依然有着细致温润的性格,可是老郑把空间定位调整得很准确,配上 CSPort 的真空管,饱满的中频,配上高频尾韵的娇嫩气息,把音乐唱得活了。

怎么个活法?来听「舒伯特:鳟鱼五重奏」,我带来的是 Domus 四重奏与钢琴家 Susan Tomes 合作的 Virgin 版,这不是发烧片,而是我读书时代买的双片装中价版,曾经在学生宿舍陪我度过许多夜晚,那时音响不好,听不出音场定位,可是老郑搞音场、弄定位,让五重奏清楚地呈现在前方,钢琴居中,两把小提琴、中提琴与大提琴,各有各的位置,彼此应和烘托,这样听弦乐五重奏,音乐就鲜活了。

从马友友、陈必先到 Domus 四重奏,我选的都是编制不大的室内乐,重点是听 Orfeo Grande 与 CSPort 的质,事实上,对 Orfeo Grande 来说,我觉得今韵的聆听空间似乎有些太大,尤其与后方的办公空间连通,而且 GM70PA 后级又只有 30 瓦,能够拼大场面吗? 所以我从室内乐听起,试着把音量调大、调小,感受一下 GM70PA 的驱动力,然后准备上考题了。


老江湖的醍醐味-新竹今韻聽 JMR Orfeo Grande - U-Audio 試聽報告_16.jpg


呈现丰富歌唱性的钢琴协奏曲

换上 Emanuel Ax 钢琴独奏,李汶指挥波士顿管弦乐团的「布拉姆斯第二号钢琴协奏曲」,编制扩大了,准备考试了,听第三乐章的慢板,这题目不算太难,但只用 30 瓦单端直热三极管后级,驱动 Orfeo Grande,要能塞满今韵的空间,其实并不简单,先从这题考起。

慢板乐章从弦乐群开始,大提琴主导的旋律,其实是布拉姆斯的艺术歌曲「Immer leiser wird mein Schlummer」(我的睡意渐渐变浅),讲一位女孩在病中婉拒男友来访,来年春天可能再也无法见面,音乐凄美浪漫至极,大提琴深情款款,逐步拉高声线,乐团齐奏接手相同的旋律反复,音乐张力加大,管弦乐团唱了两分二十秒,钢琴才缓缓浮现,像是独白,等管弦乐重新进入,又是「Immer leiser wird mein Schlummer」的主旋律,可是声部激荡交错,钢琴激昂地拔高,又倏然低吟,这是布拉姆斯专有的浪漫,柔中带刚,且刚中带柔。

Orfeo Grande 的音色,充满着歌唱性,CSPort 的真空管可能也助长了这种如歌般的音乐色泽,让浪漫的布拉姆斯,更显唯美,可是当音乐激荡,表现张力时,Orfeo Grande 也能把强烈的音乐情绪铺陈出来,音乐场景是宽的,音符颗粒是饱的,音乐力度是够的,而我则沈浸在「Immer leiser wird mein Schlummer」思绪中,跟着布拉姆斯的旋律起伏荡漾。


老江湖的醍醐味-新竹今韻聽 JMR Orfeo Grande - U-Audio 試聽報告_16.jpg


能强能美的 Nimrod

过关,再考难一点的吧?拿出 Sir Andrew Davis 指挥英国爱乐管弦乐团,听「艾尔加:谜之变奏曲」,抓重点听,直接听第九变奏 Nimrod(Augustus Johannes Jaeger),庄严的慢板从乐团弱奏开展主体,轻盈的弦乐群逐步拉升,有如波浪般回荡,管乐群加入,强化了音乐的织体,指挥小心地控制着音量,因为这是长达五分钟的渐强,不能一下子就让乐团冲到顶,等音乐弱下来,再次增强,定音鼓催促着乐团向上强化力道,还没,还不能到顶,弦乐群再次激荡催促,铜管群与定音鼓齐鸣,冲向最强的音符,定音鼓挺上力度,倏然归于平静。

这音乐难不难,难!对音响难不难,更难!Orfeo Grande 与 CSPort 有没有过关,过关!如果要比威猛,用更大的音箱,当然可以更好,可是 Orfeo Grande 用绵密且扎实的声响,丰富了管弦交响的织体,温暖的中频加上悠扬绵延的高频延伸,柔和地呈现弦乐群的细腻起伏,让人听得入神,到定音鼓催促,乐团准备冲上最高点时,撑起够雄伟的音乐场景,忽然落入弱奏的弦乐,收尾。

这样听 Nimrod,很美。


老江湖的醍醐味-新竹今韻聽 JMR Orfeo Grande - U-Audio 試聽報告_18.jpg


轮老郑放黑胶

我听完了,转身跟老郑说,轮你放黑胶了,老郑说:「当然还是黑胶最好。」走向后方他的黑胶宝库,第一张放谢霖与海布勒合作的「莫扎特小提琴奏鸣曲」,我说现在这套可是贵森森啊,老郑把黑胶摆好,放下唱针,钢琴与小提琴悠扬地响起,他轻松地说:「每天能听莫扎特,真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我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换上黑胶,声线更显流畅,浓郁的模拟味,音色更美。

莫扎特愉快的音符,让人心情跟着轻松了起来,此时今韵的常客点歌,说该放戴维.欧伊史特拉夫拉奏的「苏格兰幻想曲」,这张老 Decca 版现在也是抢手货,连复刻版都不好找,演奏与录音都水平极高,也非常考验黑胶唱盘的调整功力。

第一乐章开场的慢板,旋律冷冽,宛如北国萧瑟冷锋吹袭,我闭上眼睛,享受着 Orfeo Grande 与 CSPort 的美声,小提琴昂扬地拔尖,再落入低音,来回起伏,撑开小调的张力,转入大调时,音乐满怀希望的样貌,小提琴拉奏出有如春回大地的温暖旋律,情绪跟着舒缓起来,这样的戴维.欧伊史特拉夫,有力度,有美感,有冷峻,有温柔,这是有温度的黑胶重播啊!



听柳儿的酸苦凄美


「苏格兰幻想曲」完整的乐章听完,老郑说:「来听歌剧吧!」好啊,听音乐比玩音响有趣多了,老郑拿出「普契尼:杜兰朵公主」,没错,就是祖宾.梅塔指挥伦敦管弦乐团的版本,老郑问我要听哪一首,我说:「杜兰朵唱的『In questa reggia』应该是女高音难度最高的曲子,可是我喜欢柳儿唱『Signore Ascolta(主人我再也不能忍受了)』。」

老郑熟练地找到黑胶,连哪一面都不用看,只管找音轨,放下唱针,好吧,下针还是早了一点,听了三位大臣的抱怨,还有冲动的卡拉富王子与盲眼的父亲,等木管声响,柳儿唱起「Signore Ascolta」,唱着「走过多少路,受过多少苦,只因为你的名字挂在我的嘴边,刻在我的心上。」好苦的柳儿,好美的歌声,最后声嘶力竭,唱完「主人我再也不能忍受了......啊......」,唱不下去了,轻柔的弦乐包围着柳儿,彷佛安慰一般。

普契尼的音乐,太美了,Orfeo Grande 与 CSPort 唱得真好,写稿之时,心头还回味着柳儿怎么唱出酸苦凄美,如果音乐能这么让人感动,这样的音响,值了。


老江湖的醍醐味-新竹今韻聽 JMR Orfeo Grande - U-Audio 試聽報告_21.jpg


听得感动,请找老郑买单

不过,Orfeo Grande 在今韵展出,只到 1 月 9 日,请把握机会亲身体验,如果有机会,请老郑放「杜兰朵公主」给您听,算给我考试,听看看我的文章讲的聆听感动,是不是言过其实,要是觉得我讲得太夸张了,请来找我算账,要是觉得我所言不虚,听得感动,那请找老郑买单。


老江湖的醍醐味-新竹今韻聽 JMR Orfeo Grande - U-Audio 試聽報告_22.jpg

器材规格

JMR Orfeo Grande
型式:3单元2.5音路三角传输线式落地音箱
单元:AST气动高音 (25mm x 60mm) x1;180mm低音x2
频率响应:30Hz~25kHz (+/-3dB)
阻抗:4 Ohms (minium 3.9 Ohms)
灵敏度:91dB/ W/ m, 2.83V
承受功率:90~300W (400W peak)
分音器:6/ 12/ 12 dB/ octave
分频点:200Hz、2,200Hz
尺寸:1180 x 240 x 330 mm (H x W x D)
重量:45 kg
售价:590,000元(铝灰色、珍珠白、珍珠灰);640,000元(亮夜蓝)

进口总代理:百鸣
电话:(04)2463-7799
网址:
https://www.currants.info/


推荐商家

更多